文学
日暮乡关

发布日期:2015-2-23

日暮乡关

党群与人力资源部  杨大钊

      初读崔颢的《黄鹤楼》,心里有着别样的荒凉,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那是一种何其悲凉的情境;之后在读余秋雨的《日暮乡关》的时候,心里便多了一份坦然与安定,他说,“在一般意义上,家是一种生活;在深刻意义上,家是一种思念。”

      于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和不断的异乡漂泊,每每思乡念家时刻,日暮乡关便成了一条承载思念的船,悠然间又荡过了匆匆数年。忽而就想起了我的高中,那时候写下的《日暮乡关》,受到了老师的高度赞扬,于她来说,那时候的我尚且年轻,方才十七,却过早的读懂了那些思乡之情,而或许她不曾知,那时的我已然离家五年。

      我过早学会了承当,学会了独立去生活,一个人面对生活里的种种,赢得自己想要的某些,我不断远行,四年的大学生活,远在甘肃荒凉的黄土地上,每每归家总是心生温暖,那不是一个殊世繁华的地方,却是一个可以让我安然入眠的温暖角落。

      毕业后回到昆明,已然离家很近。转眼已工作三年,却因工作忙碌生活沉重,无暇去顾及太多,我们这种少小离家的孩子,对于家的眷恋都是无与伦比的,疲惫烦闷的时候,会想起山林间那片澄澈的湖泊,旭日初升微风掠过时候的粼粼波光;回想起冬日午后的麦田里悠远的天空,春日的满树梨花,夏日的半亩荷塘,秋日的硕果累累。

      那是一种何其美丽的自然之景,一种何其丰富的精神景象,每每看着友人对着相册里故乡的风景惊叹的时候,总会默默欣喜,家乡鹤庆,不止是照片上的聊聊瞬间可以叙述完的,那四季里变幻着的风景,自然间神奇如魔术的景象,每每遇见,都会让我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  于是,入世以后思考着我们费尽青春的心力,背负着期望来到城市到底是为了寻觅一种什么样的生活,关于我们生活着的意义以及其他,渐觉迷惑,而年幼的我们,是何其的憧憬与有理想的。

      韶光逝去,那些高呼着理想的人们渐渐隐去,每每下班路过繁华的街市拿着电话无处拨打的时候,总是感觉生活无比的冷清,而那些青葱岁月里的风景,却在梦里清晰再现。


友情链接:迅雷彩票  鸿利彩票官网  博乐彩票官网  大发彩票官网  永利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